新聞資訊

下去真的隻能等死了嗎?死亡之水”百草枯!喝

來源:鄭州AG亚游集团農化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:2018-09-18 04:11 瀏覽次數:

  “百草枯一出,寸草不生。人喝了,幾乎也別想活命”。近日,百草枯再度引發關注,“百草枯”被形容成“死亡之水”。

  “百草枯一出,寸草不生。人喝了,幾乎也別想活命”。下去真的隻能等死了嗎近日,草甘膦,百草枯再度引發關注,“百草枯”被形容成“死亡之水”。

  百草枯(Paraquat)也叫對草快、克蕪蹤、巴拉刈,是一種強力除草劑,它以其優異的除草特性風靡全球。但是對於人體來說,百草枯是一種尚無解藥的“死亡之水,”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急診科副主任、中毒科主任菅向東介紹道,一般情況下,口服20%百草枯原液5-10ml,如果不經過及時治療即可引起死亡。

  百草枯的死亡過程異常殘忍,喝了百草枯中毒的人中樞神經損害並不明顯,所以患者的頭腦是清醒的,最開始隻有口咽部及食管損傷緩慢顯現,隨後中毒損傷的主要靶器官之一是肺,同時造成嚴重的肝腎損害。早期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以肺腎損害為主的多髒器損害。

  而晚期患者的死亡主要原因是肺纖維化。肺部逐漸失去呼吸能力,可是思維卻是清晰的。就像一個溺水的人,無論再怎麽努力都隻能清楚地看著自己沉入水底,百草枯中毒晚期的人就是在清醒中逐漸喘不上氣,最終被活活憋死。

  “如果肺部纖維化過於嚴重,對於患者來說最後的辦法就是肺移植,而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肺源,這種幾率更微乎其微。”北京朝陽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李毅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  百草枯中毒的人群中,有一大部分都是因為一時衝動想要自殺的人,他們多數是因為瑣事引起糾紛想不開,更有甚者隻是想要“嚇唬”一下家人。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種隨地都可以買到的普通農藥,卻不是簡單洗個胃就可以救回來的毒藥。

  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主任詹紅的記憶中,在百草枯被禁之前,因為百草枯中毒被送來的患者一年中約有十幾位,其中多是在其他醫院經過治療,病情惡化轉院到中山醫院,錯過了最佳診治時間,口服量大的人最終能夠被救回來的寥寥無幾。

  最令詹紅主任惋惜的是一位隻有9歲的小男孩,小男孩因為瑣事和同學吵架,被老師批評,一氣之下在學校附近的雜貨店買了一瓶百草枯喝了下去,在當地救治3天後,情況惡化,轉入了中山醫院。在病情逐漸惡化的過程中,小男孩害怕地抓著醫生和媽媽的手一遍一遍地說,“我不想死,救救我”。可是孩子的肺部已經纖維化,百草枯並沒有因為孩子的生命剛剛開始就對其仁慈,在還沒理解死亡的年紀,這個小小的孩子就被死亡無情的帶走了。

  除了患者在痛苦中離去,百草枯治療上還要麵臨的一大現實問題就是醫藥費用。“服用百草枯的患者大多會在7-10天後出現肺纖維化的症狀,而在醫院搶救的過程中,家屬往往還要支付昂貴的醫藥費。曾經有一位27歲的小夥子因為瑣事和別人吵架衝動地喝下了百草枯。小夥子家境不錯,在醫院,他的父親死死地抓著醫生的手說無論花多大代價,多少錢都要把兒子救回來。可是這世上終歸是多少錢也買不到命,在花費了30多萬元之後。這個年輕人還是遺憾的離開了這個世界

  “在被禁之前,百草枯很容易買到,而買到百草枯想用它輕生的人,往往不知道該藥的嚴重性,一時衝動喝下去,有些人就再也沒有解救的機會了。”詹紅主任遺憾地說。

  盡管救回來的幾率低,但是依然有人是幸運的,詹紅主任曾遇到過一位患者,來到醫院說自己喝了百草枯,醫生們都如臨大敵,準備洗胃、灌腸等各種工具,結果檢查發現患者隻有舌尖上有一點百草枯,原來這位患者在喝的時候覺得百草枯太苦,立刻吐掉了,雖然沒有生命危險,但是患者的舌尖還是爛了。“這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。”詹紅主任表示。

  除了服用藥量小而被救回來的患者,醫療水平的不斷提高讓百草枯的存活率也有了很大的提升,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急診科副主任、?死亡之水”百草枯!喝中毒科主任菅向東所在的中毒與職業病科,是現今國內最大的百草枯中毒治療基地,現在的每一天,菅向東所在的團隊都在努力創造奇跡。

  據菅向東主任介紹,山東大學齊魯醫院中毒與職業病科專門收治各種急慢性中毒患者,尤其是中毒急危重症患者,百草枯中毒就是該科收治的主要病種。每年收治來自全國各地的百草枯中毒患者400-600例,在多年研究和實踐積累下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2012-2017年該科共收治百草枯中毒患者2966例,治愈存活1834例,6年治愈存活率為61.8%。可以說為全國百草枯患者帶來了生的希望。菅向東主任認為,影響百草枯中毒預後的因素很多,除了毒物攝入量、年齡因素、其他影響因素還包括服毒後是否立即進行催吐、服毒後至洗胃的時間間隔、服毒時是否空腹以及服毒後至正規治療的時間間隔等。

  “總的說來,臨床上判斷病情主要還是要根據


上一篇:點20180914早安!方正最新觀

下一篇:第一時間送醫誤服毒物須